黑发积霜织日月  粉笔无声铸春秋
——天津工业大学第一届“感动工大”人物支良瑞老师事迹
 
外国语学院退休教师支良瑞,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,毕业后一直在我校从事英语教学工作,1998年退休后接受学校返聘直至2005年。上世纪80年代,支良瑞老师倡导我校开辟学生外语学习的第二课堂,并组建我校第一个外语学习俱乐部——英语俱乐部,指导学生开展课外的英语学习和口语交流活动。并且在退休之后坚持义务为学生口语学习辅导,泮湖英语角由河东校区泮湖边迁移到新校区镜湖边,7年来支老师的孜孜不倦,正使更多的学生受益。
 

一、严谨求实的教学生涯
  支良瑞老师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(现更名为北京外国语大学)。求学期间,他坚定学好外语的信念,牢记学好英语要讲究方法,注重交流,勤学苦练。语言是有声的,有声的掌握就没有听力问题。当毕业分配到我校开始教学生涯后,经过一段时间地摸索,在他的头脑里产生了一个想法:大学老师怎么教我的,我就怎么教学生。从此在课上,他就着重培养学生们的英语学习技能。并反复地提醒同学:语言是有声的,要有声地掌握 。要嘴勤耳朵勤,keep your mouth and ears busy。支老师从自身亲历中秉承的教学理念是:“语言是有声的,要有声地掌握。”学习语言更重要的是学会用它进行交流。
  同时,他发现要想教好英语,仅凭课堂上的90分钟是远远不够的,必须动员学生利用课下的时间,在生活中学,在生活中练。于是,在上世纪80年代,他得到了所在院系的支持,建立英语学习第二课堂——英语俱乐部。这是工大有史以来第一个以培养英语口语为主要目的,为同学提供用英语交流环境的组织。英语俱乐部定期组织同学看英语原版电影,聘请外籍专家为同学们做报告,为同学提供free talk 的机会,训练了同学们的听说能力,开阔了他们的眼界。
二、壮心不已的退休生活
  时光荏苒。支良瑞老师1998年退休,由于他教学效果突出,学校和学院继续聘请支老师任教。直至2005年返聘工作结束,支老师和其他退休的老师一样,过上了自在清闲的生活。昔日和同学们朝夕相处的课堂教学和英语俱乐部活动成了他的回忆,他的心中有些许对三尺讲台的不舍和对学生的眷恋。
  一次偶然的晨练结束后,他没有直接回家却溜达到校园(河东校区)的泮湖边,看到环绕着湖边很多同学在读外语,他就不由地走到一位大声朗读的同学身边,用英语对那位同学说:“Just stop .”不知是因为支老师说英语,还是因为他是位长者,这位同学有些紧张,面部表情又带着一种期待,目不转睛地望着支老师。接着支老师用英语说:“Translate what you read into Chinese, please!”……后来,支老师给这位同学讲了学外语的三个基本要求:熟练的拼读能力、全面的语法知识、正确的朗读方法。正在给这位同学讲解的时候,附近的一些同学围了过来,支老师和他们聊起了许多外语学习的事,每个人都对支老师很感兴趣,临别时有同学问支老师明天来不来,支老师很爽快地答应了他们。
  这一天是支老师退休之后最激动的一天。回家后,他长时间地思考:同学们如此年轻,记忆、模仿能力正是学外语的最佳时期,我如何能在有生之年为他们做些事情,让他们学好英语?他绞尽脑汁思考着,写了一首大学期间如何学习外语的心得:“到了大学学外语,不是跟老师是跟自己,首先完善三个手段,拼读能力、语法知识和朗读能力……”第二天早上,支老师把心得和同学们一起分享讨论,引起同学们的强烈共鸣。从此他每天早晨晨练之后,就去帮助泮湖周围的同学学习外语,久而久之,活动产生了一定影响,师生们将它命名为泮湖英语角。
三、授人以渔的充实人生
  在英语学习的道路上,支老师鼓励同学们张嘴讲英语,教给他们表达的方法,努力为他们开辟表达的环境,帮助他们树立信心。很多同学第一次来到英语角,都爱说一句话:“Teacher Zhi, my English is very poor.”支老师这样回答他们:“你的英语可以,一点不差,你具备了说的能力。你的发音语音、语调都很好,只要你把一个英文句子能讲出来,讲英语国家的人就能听懂你。”支老师还鼓励他们多有声地学习语言,一个人时就大声朗读,人多了就用英语讨论。
  面对同学们在学习中的疑问,支老师凭着他多年的教学和学习经验,总能帮助同学找到困难的原因和解决的方法。当同学们说出他们发自心底的感激的话语时,支老师也说出心里的大实话:“我也非常感谢你们,是你们使我的晚年生活这么充实,这么丰富多彩,我们的活动是双赢的。”
  支老师组织的泮湖英语角活动得到了外语学院的大力支持。在寒冷的冬天,学院为支老师和同学们提供温暖的教室和热气腾腾的开水,这让支老师一直暖到心里。有了学院的支持,支老师的干劲更足了,他表示在有生之年,继续为同学们服好务,让更多的雏鹰飞上蓝天。2011年,支老师的身影伴随着英语角从老校区的泮湖迁到了新校区的镜湖边。当泮湖英语角七岁的时候,有的同学问:“老师,是什么使您默默无闻地坚持了七年?”支老师说:“是对同学们的爱,是对三尺讲台难以割舍的眷恋,是一位75岁老人对后辈的美好期许……”